电商托管服务领航者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李彦宏:有兴趣添加Facebook

来源:搜狐IT 发布日期: 2010-11-17

  【搜狐IT消息】北京时间11月16日消息,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于今日出席美国旧金山的Web 2.0峰会,并接受了美国记者的采访,实录如下:


  记者:欢迎李彦宏的到来,百度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搜索公司,作为百度的CEO,你提到你第一次在美国的业界会议上发言。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商业周刊(BusinessWeek)中做出评论,说这对于百度来说是一个很棒的机会。

  李彦宏(以下简称李):5年之前,人们问我在中国做什么能够成功。我说我愿意在中国待6-12个月。埃里克并没有同意我的意见。

  记者:百度的股票自1月起翻了一番,市场总额已逼近400亿美元。

  李:据eBay的报告大概是的。

  记者:对于驾驭如此火速的增长趋势,你感到有压力吗?

  李:10年前我成立百度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搜索引擎可以获得如此大的利益。我本人很喜欢搜索,也认为搜索是一件很有用处的事情,不仅如此,我还觉得我可以实现该项技术,让成亿的人们体会到搜索的乐趣。现在,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金钱,而是将我们的产品做得更好,这也是我每天工作的不竭动力。大家都很关注股票的价格,我想可能有些人知道5年前的某一天,百度的开盘价格是27美元,收盘价格却跌到了22美元(在我记忆里)。那个时候的我压力更大。股票每年都在涨涨跌跌,如今的我也习惯了这个现象。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百度的用户数量等其他方方面面都增长,并且,百度依旧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在美国,互联网市场经过的10年的时间变得成熟;在中国,互联网始于1995年,与美国几乎在同一时间,但是目前互联网的覆盖率只有1/3。

  记者:但那也有4亿用户,这样的市场可以做到多大?

  李:还有一些是移动电话用户,我想总体的覆盖量可以达到8亿。

  记者:多少用户使用百度?

  李:99%的用户。百度拥有很大用户群,相较于市场中的其他搜索引擎而言,我们能提供更多细节的答案。

  记者:包括Google在美国的市场?

  李:是的。

  记者:是因为Google被查出有黑客行为从而遭到政府的干预,使得在中国它无法与百度处在公平竞争地位吗?

  李:这样的想法是一种很常见的误解:人们认为别无选择于是选择了百度。然而事实上在中国,搜索引擎的种类比在美国的还要多。在美国,你们有Google和Bing,第三大搜索引擎呢?但是在中国,我们有腾讯,网易,搜狐等等,人们可以选择的搜索引擎种类要多太多了。很多中国的公司都在做网络搜索,并且得到了来自国外的很多支持。

  记者:除此之外,你认为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导致Google在中国不成功?

  李:首先,中国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市场。这是一个很大、并且还一直在成长的市场,也就是说,市场的情况每天都处在变化之中,所以需要你贴近市场并懂得随机应变。第二,很多风险投资公司,很多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往这个市场注入了大量资金。第三个原因就是,在美国有很多中国的工程师,他们受到了良好的训练,并且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愿意回中国去建立自己的公司或者为现有的某个公司效力。如果你对这种市场形势下的竞争没有准备好,你很可能没办法成功。从百度而言,我认为我们确实付出了更多的努力。10年前我回到北京的时候,我放弃了我在这里所有的职工优先认股权(李彦宏曾是Infoseek公司的工程师)。

  记者:你之前曾经写过一个类似网页排名(PageRank)的算法对吗?

  李:在我被雇佣之前,Infoseek公司很喜欢我所做的研究。我也在美国取得了我的第一个专利。但最终我放弃了在美国所获得的东西,专注于中国的搜索研究。我们贴近市场,并且提出了很多创新的想法。譬如在2003年,在Web2.0还没被发明之前,百度已经开始将用户搜索产生的内容添加到搜索结果中。百度建立了一个基于提问与回答的在线社团(百度知道),并且创建了百度吧这样的可供用户提问、回答、发表评论的信息发布系统。在早期的中国,网络信息并不如现在这么充分,所以我们做出了这些产品(有些类似于YouTube创建了视频内容,反过来又推动了视频搜索的革新这一过程)。中国的用户在百度建立的系统上已经提问和回答了以一个问题。我们还往这个系统内加入了很多虚拟社团,这使得用户对它有很强烈的归属感,对之难以割舍。

  记者:那也就是说,你们具备了很大数量的社交和搜索服务,这些看上去都是Google与Facebook想达到的目标。

  李:我们的体系设计之初衷是让用户体会到归属感,减少在转变中的耗费。

  记者:那是否有可能将Facebook Connect添加至百度起来?

  李:对此,我们目前没有很成熟的社交图景,但是如果有可能,我们很乐意将Facebook加入进百度。

  记者:你在中美两个市场都工作过,从你的经验来看,对于在中国这样一个与美国非常不同的环境与政府的国家,怎样建立一个企业的文化?有什么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

  李: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市场,不是所有的方方面面都发展的很完善,所以你需要对它有足够的耐心。在美国,成立一家公司可能只需要一天,但在中国,这可能长达20天。但是这些都没关系,你可以雇用一个咨询顾问,边设计公司的办公室边等待经营许可。这些不会带来太多麻烦,只要你保持一颗积极开放的思想,控制你所能控制的。譬如说,你无法控制目前的审查制度和进度或者互联网的连接。

  记者:在美国,人们会认为在搜索整个网络时,没有一项审查制度能敌得过中国。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吗?因为你需要在如此低的带宽下工作。

  李: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也是:把公司搬到香港去吧(在过度审查事件刚刚开始的时候)。但是我意识到这并无法解决问题。如果我搬去香港,我的公司会被视为某种形式上的“反政府”公司,可能我的人生也因此就被毁了。但如果一家美国公司搬去香港,中国仍然会视之为“战略伙伴”。

  记者:我们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中国政府称其可能开始建立一个搜索引擎,因为百度占据了如此大的市场份额。

  李:这对于我们来说并非一件新鲜事。为中国的用户提供更多的搜索引擎选择并非一件坏事,但我们是允许参与竞争的。

  记者:在美国这样的事情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李:中国的政府力量很强大。

  记者:我认为你有点轻描淡写了。

  李:我对此并没有焦虑。

  记者:接下来我们谈谈移动网络。它在中国是如何发展的?如果你经营一家新兴移动应用公司,你需要知道些什么呢?

  李:在中国大概有8亿台移动电话用户,但很大一部分并未连接上互联网,这部分大概有1.5亿。但是互联网可用的手机终端也一直在增长。大多数用户目前使用的是2G的手机,上网速度很慢也很贵,按照字节流量来计费。一些收入高的用户不太在乎这部分花费。但是很大一部分中国用户是低收入群体,他们无法负担起一部电脑、一个保姆或者一个移民工作者的费用,于是,在夜晚他们会躺在床上用手机上上网。随着网络技术的成长,这些现象可能会改变,用户的使用习惯会改变,产品也会随之改变。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能给这些带来改变的核心应用会是什么样子。这个现象并非稳定,我们甚至不知道最受欢迎的上网设备会变成什么。

  记者:百度可能会开发类似Google提供的Android系统吗?

  李:我们想发明的设备的基本概念是,它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启动,并且通过这个设备你能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它可以替代操作系统,你可以搜索、找寻应用程序或是发布你的小想法。该设备足够智能,使得你懂得如果方面操作它。

  记者:你预备如何执行该想法?

  李:最核心的部分之一是充分了解搜索目的。人们将各种形式的问题放入此搜索设备中,所以设备能很清楚的了解用户的需求,譬如天气,同一种意思可能会有200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当我们更好的了解用户的目的之时,回答用户的问题和给出搜索答案也变得轻而易举了。

  记者:今天很多的企业家都在现场。对于一家公司最伟大的故事之一就是,它拒绝有人愿意投入大量资金的收购。这样的经历发生在百度身上多次,就像虚构的神话一般。包含Google, Yahoo和Microsoft愿意出15亿到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百度,为什么你们一直拒绝?

  李:因为我知道百度具备绝对不只10-20亿美元的潜力。在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仍然很新,而在5年之内,几乎翻了30倍,我不认为Google, Yahoo和Microsoft了解这个事实。

  问答(Q&A)环节:为什么印度没有自己的百度?

  李:大多数的印度人说英语、用英语书写,所以Google已经能解决其搜索问题。而对于中国来说,情况很不一样。10年前,人们需要等待5秒左右的时间来得到搜索结果,对于中文来说,文字之间是没有空格的,网络上可以得到的中文信息非常少。但是即便如此,信息的增长速度还是非常快的,在开始的3-5年内,为了赶上快速改变的市场,我们已经使指数翻了三番。

  记者:百度会将市场扩张到美国或者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吗?

  李:百度在日本市场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未来百度会增加更多种类的语言。但是美国并不是百度的首要选择,因为美国的搜索引擎市场已经相对成熟。(I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