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托管服务领航者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搜索群狼7大武器对阵百度 专家建言政府协助

来源:腾讯科技 发布日期: 2010-12-23

  目前在中国做搜索的人群估计都是痛苦的,当百度独占市场最大份额时,搜索市场的问题不仅在于如何在百度的压力下分食到更多,还在于如何营造更好的搜索引擎市场。

  在人民搜索组织的一次“中国搜索引擎发展战略研讨会”上,众多业界专家给出了搜索引擎发展的种种攻略,《第一财经日报》总结了一下,有七种武器。

  武器一:政府协助

  既然是搜索领域的国家队,人民搜索也就代表着国家的意志,政府协助成为搜索引擎发展的一种思路。

  中国防火墙(GFW)之父、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为人民搜索提出了一些建议:“既然人民搜索是政府搜索,那么肯定要完成政府赋予的职责,如果你完成了,其他的没有完成,就只有退出。”

  方滨兴建议,人民搜索增加一些新功能,假设在人民搜索上可以看到经过过滤后的Twitter内容,“这样的内容既符合政府要求,又尽可能满足网民的访问需求。不要和百度在同一个平台作战,要做我有你没有的搜索内容。”

  对于过滤信息,方滨兴也有新的看法。“对于一些网络上的不良信息,政府管理部门应该减少出面,而是采取国际通行的当事人自述的方式,要求网络删除当事人的信息,”方滨兴说,“谷歌在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采用了这种方法来避免法律的纠纷,只有在中国没有采用这种方式,这种模式值得探索。”

  针对当前人民搜索还没有获得用户认可的问题,方滨兴提议,人民搜索可以多采用和政府有关部门合作的模式,既可以免费使用一些政府投资研发的技术,也可以借助政府及相关机构、企业来增加人民搜索的流量。

  武器二:差异化

  百度前CTO、现任爱帮网CEO刘建国在分享百度历史之后提出搜索引擎不能总做百度已经有的东西。。

  刘建国回忆说,百度当年创业之初,网民对于网页搜索的需求并不强烈,但是对于MP3搜索的需求却非常多,所以百度MP3搜索带动了网页的搜索。

  此后百度做了“知道”,能够让网民的问答成为下一位网民的准确答案。再后来,百度又发现人们在搜索同一个关键词的时候,人们之间一定存在某一个共同点,有了共同点,人们就会开始互相讨论,互动起来。于是百度贴吧也应运而生。

  “要找到和百度的不同之处,抓住用户的某个特定需求出击。”刘建国强调差异化。

  对于流量问题,刘建国建议人民搜索应该借助国家媒体这种独特优势,在有差异化产品的情况下借助推广迅速增大用户量。

  离开百度后的刘建国创建了爱帮网,爱帮网主要专注于生活搜索。刘建国表示,中国有13亿人口,4亿网民,8亿手机用户,每个人在生活各领域都有很强的搜索需求,“但是现在的互联网不能很好地满足人的需求,人的需求具有地域性,所以要做地域搜索,当人用手机搜索的频率高的时候,又可以做手机生活搜索。”

  以上产品都是百度目前做得并不出色的领域,刘建国说:“真正差异化的产品很重要。”

  武器三:技术制胜

  不过避开百度锋芒的敌后游击作战尽管重要,但是正面战场的正规军作战也并非没有可能。

  负责为人民搜索提供技术支持的中科院计算所执行副所长孙凝晖则一肚子苦水,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并不弱,但是技术都没有得到相应的市场出口,培养的人才也被百度高薪挖走。“以前我们想要找百度合作,人家不理我们,现在我们和人民搜索的合作算是‘国军’找到了‘国军’。”

  中国的搜索内容被分为国际和国内市场。除去国外市场,国内的互联网市场仍然足够大,孙凝晖表示,中科院预测中国网民将达到8亿,如果能够争取到新增的3.2亿新网民,同时提高自身技术,解决人才激励机制和体制。“人民搜索同样有的是机会,互联网从来都是以小博大,后来者才有机会。”

  武器四:无中生有

  尽管搜索是目前最火热的技术,但是未来能够战胜百度的可能并非搜索技术。

  现在美国市场最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不是谷歌而是社交网站Facebook,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认为,现在谷歌也在反思,以人为中心的互联网出现了,搜索引擎面临着新的时代,从浏览到关键词搜索,到现在以人为中心计算的模式。

  “找到真正创新的机会,就有机会打破这种垄断的格局,在搜索领域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张朝阳说。

  在北京海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郝玺龙看来,百度新闻源整理还停留在五年前,很多网络新闻来源和内容都没有收录,“近距离观察百度的破绽很多,只要一箭穿心就够了。”

  郝玺龙表示,目前这个行业虽然叫搜索引擎行业,但是将来未必就非得叫“搜索”,“我们更应该看到未来的发展,也许有点用处。”

  武器五:合作和标准制胜

  当今社会,合作才是双赢和生财之道。打不过当然也可以谈判和合作。

  对于在中国搜索市场占据70%以上市场份额的百度,搜狗CEO王小川表示搜索产业链的细分同样可以有机会:“当前百度一家独大,我们也很愿意打破现在的局面。我们既不喜欢市场的垄断,也不喜欢行政的垄断,在搜索领域我们和人民搜索也有合作的机会。”

  王小川建议,人民搜索可以借助自身的优势制定搜索的标准,然后联合产业链内企业共同发展,细分搜索市场。

  刘建国同样建议,人民搜索需要扩大对外开放合作,借助市场里已经有的服务,然后去加快自身市场的发展。

  武器六:产品制胜

  在百度首席科学家威廉姆张看来,百度历史上曾经遭遇过的最大威胁之一是新浪爱问。

  威廉姆张坦承,在2003年底、2004年初,新浪做了问答形式的“爱问搜索”,其实给当时的百度带来非常大的压力,但是有了压力的百度做出了“百度知道”,于是又超过了新浪爱问,同时让百度搜索更加强大。

  刘建国也承认,爱问确实对百度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所以“互联网产品的战略很重要”。

  同样,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计算与通信工程学院裘钢博士也认为,做出不同的产品来,会给搜索引擎带来很大的流量。现在裘钢建立了专业学术论文及专利文库,“如果用好这些技术和产品,可能会给搜索引擎带来5%~10%的流量增加。”

  武器七:剩者为王

  无论与百度是战是和,互联网江湖同样有生存的智慧,也同样坚信“剩者为王”的准则。

  威廉姆张说:“不是大家没有机会,但是机会要抓得紧。”他举例说,当年给百度威胁很大的新浪爱问由于没有能够持续抗战,所以就输了。

  张朝阳也认为,搜狐、新浪等大的互联网公司在早期由于投资人压力,而没有在搜索上投入足够的研发,才导致百度抢占了巨大市场份额。

  事实上,不仅新浪爱问没有坚持,就算是谷歌在中国市场也没有坚持住,尽管早年的谷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曾经一路攀升至超过30%,但是由于谷歌全球的决定,现在的谷歌在中国市场已无法和百度竞争。

  不过腾讯的搜搜、网易的有道,和引入阿里巴巴资金的搜狗,都还有机会。

  互联网分析师许单单认为,其他搜索引擎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比如腾讯借助自身的各种入口,可以从百度手中抢夺一定的搜索市场份额,搜狗借助阿里巴巴和搜狐的资源,也同样可以占据一定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