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托管服务领航者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佩奇开启谷歌3.0时代 六大部门高管群星璀璨

来源:搜狐IT 发布日期: 2011-01-28

  【搜狐IT消息】1月28日消息,美国《商业周刊》近日发表封面文章称,谷歌创始人拉里 佩奇将于4月份就任CEO,带领企业进行第三次创业。他麾下人才如云,其中最耀眼的六颗明星分别是负责Android开发的安迪 鲁宾、领导YouTube的萨拉尔 卡曼加、“前线指挥官”维克 冈多特拉、搜索算法背后的阿密特 辛格哈尔、统领广告科技研发的苏珊 沃西基和Chrome部门主管桑达尔 皮采。佩奇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保证这些性格、理念各异的天才们精诚协作,保证谷歌继续高效运作,在某些情况下,他将不得不背离松散自由的“谷歌风格”,以强有力的决策确保效率。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加州山景城的Googleplex总部,谷歌的十几个高管每逢周一都会齐聚于会议室,举行称为“Execute”(执行会议)的每周例会。该例会于去年夏天发起,拥有一个特殊的使命:使谷歌漫长产品线上各位独当一面的头头脑脑们能汇聚一堂,将他们迥然各异的思想和行动凝聚成企业的力量。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 布林(Sergey Brin)、新任CEO拉里 佩奇(Larry Page)及即将卸任的现任CEO埃里克 施密特(Eric Schmidt)亲自组织领导该会议。更深层次的目的是使谷歌这个搜索巨头不致患上大公司病——日趋僵化。这并不容易,因为谷歌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科技巨人,旗下各部门有时甚至不免自相抵触。与会人士包括多个大权在握的部门领袖:执掌Android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开发的安迪 鲁宾(Andy Rubin)、领导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的萨拉尔 卡曼加(Salar Kamangar)以及负责开发“秘密武器”以抗衡Facebook的维克 冈多特拉(Vic Gundotra)。佩奇在举行最新一次Execute会议之际,接受了彭博社《商业周刊》的电话采访,他表示:“我们必须使不同产品团队的领袖汇聚一堂,探讨各种整合的可能性。随着规模日益扩大,我们必须确保速度、节奏和激情不受影响。”

  佩奇开启谷歌3.0时代

  正如1月20日突然宣布的佩奇将从四月起取代施密特就任CEO的消息一样,这一每周例会标志着谷歌在企业战略上的再次转身:欢迎来到谷歌3.0时代。1.0时代从1996年持续到2001年,当时佩奇和布林在斯坦福大学宿舍和加州门罗-帕克的车库中初次创业;2001年他们聘请了时任Novel公司CEO的科技老兵施密特,拉开了辉煌的2.0时代;现在到了第三阶段,佩奇将亲自领导企业,试图扫除官僚作风,使谷歌重返青春。

  尽管谷歌新近公布的201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净利润同比大增29%,但其股价在过去12个月中仅上涨了13.7%,涨幅尚不及标准普尔500指数,颇令投资者失望。在社交网络方面,谷歌已被Facebook甩在身后。2010年Facebook一举成为全美访问量最大的网站,其提供的显示广告数量已经超过了谷歌和雅虎;移动计算技术的节奏仍然由苹果掌控,苹果使用独有操作系统的产品深受消费者喜爱,如果该公司愿意的话,可以将谷歌的产品关在门外。

  除此之外,谷歌还面临着欧美多国的反垄断调查;一些高管随时可能另谋高就。或许最大的威胁是其日益庞大的松散组织架构,这拖慢了谷歌的步伐,严重影响了效率。

  谷歌素以鼓励员工自由创新著称——一位风险投资家曾将谷歌比作“创新丛林”,这种企业文化曾孕育Gmail邮件系统等卓越的产品。但除了Android之外,这种作风最近带来的是一系列失败产品,比如模仿Twitter的Google Buzz和在线协作平台Google Wave。

  佩奇并未明确地将这些失误归罪于企业松散的管理或者著名的三驾马车领导模式,但他承认:“我们确实付出了代价,执行速度受到了影响,而且员工们有时不知道谁才是最终拍板的人。”他还称自己就任CEO可以“明晰我们的角色,提高我们的效率”。

  一些前谷歌雇员因这一变化深感鼓舞,谷歌前首席信息官道格拉斯 梅里尔(Douglas Merrill)表示:“佩奇极富远见,他正是那种能够鼓励人们做得更多、更好,实现更高目标的领袖,他往往能用寥寥数语引导或重构某个项目,而研发人员会因他的指导而精神振奋。”

  这些“谷歌毕业生”也承认,佩奇并非天生就适合担任首席行政官。他生性内向,对公开演讲能避则避,也不喜欢严格按照日程表行事,对外公关也并非他的强项——这正是每周Execute例会的目的之一,与会高管正日渐担当谷歌派驻世界各地的“大使”。佩奇称,他的目标之一是学习这些高管在各自的产品开发团队中显示出的强有力领导风格,将其用于整个企业的领导和决策过程。他表示:“有些人在部门运作中展现的自主性和明晰的决策权威使我们深受鼓舞。”

  为了让读者朋友们对谷歌内部冉冉升起的新星们加深了解,《商业周刊》选择了六位谷歌产品开发团队的领袖详加介绍,包括广告科技部门的主管、新Chrome操作系统的领袖及搜索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这当然无法涵盖谷歌的全部天才,但他们都深受佩奇的信任,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企业的未来。这些高管明确表示对公司的前途仍然信心百倍,他们认为谷歌能够在目前表现不佳的市场中取得成功。他们的共同职责是帮助谷歌更高效、更迅速地前进,防止其成为另一家一度风光无限,但此后创新光环不再,为业界新星取而代之的迟暮英雄。

  谷歌定期邀请各界名流到Googleplex演讲,去年5月份来访的是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康纳 奥布莱恩(Conan O'Brien)。在数百位谷歌员工面前接受采访的不是施密特、佩奇或布林,而是现年41岁的冈多特拉——谷歌工程副总,崛起最快的新星之一。

  冈多特拉在谷歌众多人才中脱颖而出靠的当然不仅是他坦然接受奥布莱恩调笑的度量,他是谷歌两条战线上的“战场指挥官”——与苹果争夺移动应用开发者的欢心,同时打造能与Facebook的社交产品。

  冈多特拉于2007年从微软跳槽加盟谷歌,当时微软还被谷歌上下看作最大的竞争对手。从1990年代到2000年代初,冈多特拉都是微软的“首席福音传播者”,他负责与软件开发者的沟通,说服他们为微软的各种平台开发应用,且成果卓著,以至于被微软前营销经理Ashish Gupta形容为“一个传奇人物”。

  冈多特拉透露,其跳槽谷歌的决定是在女儿的影响下作出的,2005年他与女儿共进午餐时,遇到一个问题,女儿不加思索地建议“何不谷歌一下?”这个简单的事件最终促成他作出加盟谷歌的决定。

  施密特和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很快就决定让冈多特拉领导移动设备应用开发团队,在他的掌控下,谷歌相继推出了速度大幅提升的手机版搜索引擎、更为实用的谷歌地图以及拍照搜索功能Google Goggles。他还负责与软件开发者打交道,与微软和苹果激烈争夺程序员们的欢心,以说服他们为谷歌的云服务和Android平台开发应用。

  在硅谷圈子中,负责开发者关系的人士一向不吝于大加抨击竞争对手。虽然这与谷歌的传统风格不符,但冈多特拉也从不示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如何营造必胜的感觉是一门艺术”。在去年谷歌为开发者举办的一次活动中,他的演讲直指苹果CEO史蒂夫 乔布斯(Steve Jobs),声称苹果独大将带来一个“由一个人、一家公司、一种设备统治,而我们别无选择的严酷未来”。

  在幕后,冈多特拉和苹果的争执也相当激烈,随着Android于2008年开始对苹果造成威胁,苹果开始不愿让谷歌获得使用谷歌地图的iPhone用户的位置数据。当时冈多特拉就该事宜与苹果营销副总菲尔 席勒(Phil Schiller)谈判,据两位消息人士透露,当时他们的争执变得如此火爆,以至于施密特和乔布斯不得不亲自介入以平复争端。(苹果今年稍早些时候宣布自行开发了位置监控系统,冈多特拉和席勒均拒绝就上述事件作出评论。)

  从去年十月起,冈多特拉开始与前雅虎高管布拉德利 霍罗维茨(Bradley Horowitz)共同领导一个特别团队,负责为谷歌全系列服务添加社交元素,谷歌希望这一努力能帮助公司与Facebook竞争,走出Buzz和OpenSocial(2007年谷歌试图以此与除Facebook之外的各社交网站结盟)等失败产品的阴影。

  冈多特拉不愿透露关于该计划的详情,两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确认,该项目被称为Google +1,将可以从谷歌现有的Gmail和YouTube等服务中收集关于用户关系的数据,谷歌可以据此让用户通过这些联系分享各种内容,同时使其他产品更为社交化。搜索结果也可能优先显示你的好友认为有用的页面——比方说,在谷歌地图中搜索附近的意大利餐馆,将优先显示你的某个熟人高度评价的餐馆。

  佩奇暗示,谷歌的社交网络计划将提供更为细致的隐私保护。他表示:“现在有大量与社交网络有关的争议,人们担心:我会不会把隐私分享给了错误的对象?我认为要使这些系统真正符合人们的需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安迪 鲁宾是个天生的发明家,除了为平板电脑和手机开发应用软件外,他热衷于在自家打造各种天才的机械。他与几位谷歌同僚最新的发明是“Java机器人”,一个双轮双臂的机器人,能够使用咖啡机整出一杯体面的咖啡。相关的开发尚未完成,鲁宾强调,“从电脑技术的角度来看,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他还笑称无意让星巴克的招待们失业。

  谷歌于2005年收购了鲁宾仅有8名员工的初创企业Android,此后鲁宾得以在Googleplex尽情施展他的创业天赋。他的Android平台可能是科技史上争夺市场份额最快的产品之一,根据研究公司comScore的统计,Android已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占据26%份额,超过了苹果iPhone的25%。(RIM的黑莓仍是第一,但其市场份额正不断流失。)Android的成功使鲁宾成为谷歌内部的一个榜样,被认为是部门高管充分发挥自主性的典范。佩奇坦言:“我们需要更多像Android一样成功的产品。”

  由于鲁宾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的使命与谷歌其他部门的任务截然不同,他在部门管理方面获得了独特的充足权限。他可以聘请自己的团队,甚至改变办公大楼的面貌,比方说用象征Android不同版本的超大甜点模型(奶油卷、纸杯蛋糕和姜饼等)加以装饰。鲁宾表示:“谷歌在给我们自主权方面做得很好,我们可以非常高效地运作。”

  鲁宾当然也面临挑战,他在美国市场的最佳合作伙伴——运营商Verizon无线将于2月10日开始销售苹果iPhone,这很可能会拖慢Android手机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速度。当然鲁宾更愿意强调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日本等市场取得的成功,他表示:“我不认为任何地区的单个运营商的决策会显著影响我们的业务。”

  在谷歌内部,鲁宾的管辖范围正在拓展,Android系统还适用于仍处于发展初期的谷歌电视(Google TV),一种称为Honeycomb的新版本Android将装载于摩托罗拉出品的平板电脑和其他一系列与苹果iPad正面竞争的产品。

  他还掌管了公司的数码音乐业务,此前谷歌在该领域的努力总显得叠床架屋,搜索和网络存储等不同部门分别进行不同项目的开发。鲁宾认为,Android需要加强音乐方面的功能以提高面对iPhone的竞争力,在他的极力争取下,现在他和前YouTube法律顾问扎哈瓦 哈瓦莱文(Zahavah Levine)合作,负责从四大唱片公司购买音乐授权。据三位消息人士透露,他的团队开发了一种服务,允许用户将音乐收藏上传至谷歌的服务器,然后即可在任何移动设备上同步播放,该服务最早可能在下个月推出。唱片公司人士强调,目前双方尚未达成任何协议,但其中之一表示,在鲁宾执掌之后,谷歌的音乐业务比以往更值得信赖。

  佩奇、布林和施密特对谷歌的贡献有目共睹——但远非其成功的唯一原因。科技专栏作家史蒂芬 列维(Steven Levy)称:“维系谷歌命脉的是他们在公司发展初期雇佣的那些人,其中许多人已经非常富有,但仍在为谷歌服务,他们组成的内部圈子参与了所有重大决策。”

  萨拉尔 卡曼加和苏珊 沃西基(Susan Wojcicki)可以称得上是“老兵”。卡曼加是谷歌的第9位员工,他目前在一座距谷歌总部三十英里的办公大楼执掌YouTube;沃西基最近刚刚升任高级副总裁,她领导一个100多人的团队,负责广告科技的研发。谷歌的首个总部就是她提供的车库——她租下了这个车库,供布林和佩奇使用,后来又成为了谷歌的第16号员工。

  卡曼加的功绩尤其显赫,他出生于伊朗,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经济学系,在谷歌最早的工作是为佩奇和布林打杂,此后他推动了AdWords关键词广告系统的开发,该系统带来的收入占到谷歌293亿美元年营收的绝大多数,可能是互联网上历史最大的赚钱机器。

  卡曼加还是谷歌在2007年以16亿美元收购YouTube的幕后决策者。在他的领导下,YouTube有力的反驳了那些讥讽谷歌只有搜索业务这“一招鲜”的说法。YouTube上每天的视频浏览次数超过20亿,2010年收入又翻了一番,花旗集团分析师马克 马哈尼(Mark Mahaney)预期今年YouTube总营收将首次突破10亿美元。

  最近卡曼加改变了拓展YouTube视频量的策略,与其从电视台购买专业的电视节目,他更愿意追逐高质量的业余爱好者制作的视频。他表示:“我们不应当与电视竞争,去收购人们已经付费在电视上观看的内容,我们希望成为下一代新频道的平台。”

  沃西基的职业生涯与卡曼加类似。她毕业于哈佛大学,并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MBA学位,是谷歌AdSense广告联盟的主要缔造者,她帮助谷歌完成了对显示广告先驱DoubleClick和手机广告公司AdMob的收购。她与谷歌创始人的私人关系也相当密切——布林娶了她的妹妹。

  现在沃西基的团队正策划谷歌在广告领域的下一个大动作,她正在开发的工具将进一步模糊线下和线上商务的界限,比方说允许用户搜索附近商店中有哪些库存。面对团购网站Groupon的挑战,她还正领导谷歌的本地和电子商务团队,开发针对本地商户的广告服务。

  在过去几年中,谷歌流失了多名高管,他们的去向包括初创企业、风投公司以及最令人尴尬的Facebook。负责Chrome浏览器业务的谷歌产品副总裁桑达尔 皮采(Sundar Pichai)不为所动,尽管Twitter最近试图挖角。他确认不会离开谷歌,并表示:“我会留下来,我在谷歌很快乐,我把这份工作看成毕生的旅程。”

  皮采出生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他于2004年从半导体公司Applied Materials加盟谷歌。在谷歌的首个任务是开发搜索工具栏,随后这一计划延伸出一系列更具野心的项目。由于搜索工具栏增加了网民的搜索频率,皮采和谷歌创始人们决定,该公司应当自行开发整合搜索功能的浏览器。Chrome浏览器于2008年诞生,根据市场研究公司Net Applications的统计,目前已经占据了10%市场份额。

  Chrome的成功使谷歌决定走得更远一些:皮采现在还负责研发一种同名操作系统,用于新一代廉价、低能耗的上网本,大幅降低其启动时间,这些电脑只需要连接到互联网即可。去年12月皮采的团队推出了该项目的首个成果——Cr-48上网本,但早已习惯于多功能、高性能电脑的批评家们对此评价不高。

  有些分析人士认为,Chrome操作系统项目反映了谷歌的身份危机——及其决策者高效利用资源,砍掉冗余项目的能力的缺乏。因为谷歌已经有了一款成功的操作系统——Android,而两个项目的理念并不兼容。Android将应用软件下载到设备上,在其本地内存上运行,而Chrome运行的应用“在云端”。科技博客Search Engine Watch的编辑丹尼 苏利文(Danny Sullivan)评价道:“由于谷歌重视他们的才能,两个大型项目都得到了支持,可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你肯定会有些不解,为什么他们要在推进Chrome项目?”

  鲁宾和皮采都坚称,尽管他们试图以不同模式打造操作系统,他们之间存在着“深深的互相尊重”,皮采称:“我不认为在谷歌之外能够做到这一点。”

  去年十月,谷歌为了简化和加速决策流程,开始对最重要的搜索部门进行变革。玛丽莎 梅耶尔(Marissa Mayer)离开搜索部门,开始负责迅速增长的本地服务市场。原本由产品和工程两个部门分割的搜索引擎业务被统一于前亚马逊高管尤迪 曼伯尔(Udi Manber)的领导下。

  曼伯尔并不喜欢面对媒体,因此对外代表搜索业务部门的往往是他的副手阿密特 辛格哈尔(Amit Singhal)。后者今年42岁,来自印度北方邦的占西(Jhansi),他于2000年加盟谷歌,成为其第190号员工。在过去10年中他一直负责搜索排名和相关性的算法——正是搜索算法使谷歌连续12年来领先于所有对手。

  辛格哈尔坚持,虽然搜索部门已经相当庞大,但仍应当按照佩奇的要求加速创新步伐。回首过去几年,他表示:“搜索质量正在以我职业生涯中前所未见的速度进步。”

  正如谷歌的其他一些业务一样,谷歌搜索引擎最近也遭到了抨击。一些业界博客写手指责谷歌搜索结果中有大量粗制滥造的网页。马克 阿蒙特(Marco Arment)在他的博客上指责:“用谷歌搜索就像是在一个拥挤的跳蚤市场发问,无数饥渴、狡猾且不择手段的销售员全都自称能够回答你的任何一个问题。”

  辛格拉尔的同事马特 卡特斯(Matt Cutts)于1月21日发表博文,承诺解决这一问题,对粗制滥造低质量内容并试图利用谷歌搜索算法的缺陷,获得更高排位的公司进行惩罚。去年十二月《纽约时报》曾揭露一家伪劣太阳镜厂商,通过欺诈手段在谷歌搜索结果中高居前列,辛格拉尔迅速组建了一个团队,在三天之内推出了按照各种“信号”来识别不诚信商家的方法,他表示,现在这些商家将会被严厉惩罚,其网页在谷歌上将几乎无法找到。

  尽管谷歌上下对于整合社交元素非常热衷,辛格拉尔却仍持怀疑态度,他不认为社交性信息能够显著改善搜索结果。他指出,如果用户搜索某种新型洗碗机,那么其朋友的推荐固然很有趣,但搜索结果中所体现出来的专家们的集合意见更具价值。此外,谷歌已经整合了来自Twitter的内容,但他认为社交网站的数据很容易遭到操纵。那么社交内容到底能不能让搜索结果的相关性提高呢?他回答称:“或许会,或许不会。”

  社交媒体到底会不会改变谷歌世界?这是谷歌Execute例会上的一个常见话题,也凸显了拉里 佩奇作为谷歌新任CEO所需面对的最大问题。佩奇尊重强有力的、与众不同的领袖型人物,这些人对自己的部门非常熟悉,对于自己的理念也非常执著,但所有这些新星必须精诚合作。移动开发团队必须与新生的本地化服务和电子商务团队合作;鲁宾基于应用的Android必须和皮采基于云端的Chrome共处;辛格拉尔的搜索部门必须冈多特拉及其他鼓吹整合社交元素的人士求同存异。他们能够整合各自的计划,满足佩奇对效率的需求吗?

  总有一些时候,佩奇将不得不放弃开放讨论、限制自由试验,作出一些艰难的决定。这或许不是那么符合“谷歌风格”,但将是谷歌3.0的中心变化。(黄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