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托管服务领航者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积木盒子董骏:互金五年 我为什么坚定看好小微市场

来源:杭州四喜 发布日期: 2018-07-20

  杭州四喜为您带来最新资讯:

  P2P平台积木盒子即将迎来属于自己的五周年生日。
5年前,在这家平台诞生的时候,全行业不过一两百家平台,此后快速涌现了数千家平台,至今仍有1000多家。
然而,与积木盒子同期以及更早诞生的那些平台,大部分都在历史的进程中烟消云散,能够走到今天的少之又少。
积木盒子活了下来,并相继完成了3轮风险投资,小米、顺为、经纬、淡马锡祥峰、海通证券等著名机构成为股东。
以积木盒子为基石,它的创始团队后来创办了两家独立运营的集团公司——专注于微金融服务的积木拼图集团(积木盒子母公司),以及专注于金融科技服务的品钛集团。
就像积木拼图CEO、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所说的,做对的事又能活下来,就是对行业、对良币驱逐劣币最好的贡献。
董骏早年曾在美国留学,尔后到华尔街跨国银行任职5年,亲历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回国做了5年的中小企业金融业务。
或许正是这样的履历,使得董骏同时拥有全球化视野与本土化经验,并且对经济周期和金融风险有着更深刻的认知,令积木盒子得以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下屹立不倒。
诸如,积木盒子是行业里最早几家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也是最早布局网络小贷、基金销售等牌照的互金公司体系之一,无论从合规还是发展的角度,都走在了前面。
当然,积木盒子并非一路开挂。恰恰相反,在最初一年多里,它摔了一个大跟头——早期积木盒子主要与担保公司合作获取资产,这种模式在当时广为盛行;2015年初,国有担保机构河北融投爆发危机,令积木盒子遭遇了一次重大的声誉冲击。
回过头看,董骏觉得,这个大跟头让积木盒子比较早地作出调整,转到对的方向上来。
汲取此次教训,积木盒子团队孵化了积木时代,通过线下自营模式开拓小微企业资产;推出“穹顶计划”,设立逾期债权第三方收购机制,告别担保公司增信。这之后,积木盒子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近期行业爆雷频频,流动性危机显现,董骏认为这是行业“自我净化”的继续,没有必要过度渲染,从业者需要更多的耐心。在他看来,这个市场才刚刚起步,比“跑得快”更重要的是调整“体能”。
未来五年,董骏的想法是更专注地做小微业务,并且继续采用最重线下的自营资产模式。他希望打造出一支风险意识高、企业归属感强的线下资产军团,而这会是积木拼图集团最强大的护城河。
下文摘自新金融琅琊榜与董骏的对话实录。
提问:近期P2P行业出现了一波爆雷潮,大家都特别关注流动性风险,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董骏:流动性对于P2P这个小领域的影响分宏观和微观。
微观更多是用户体验。假设是一个合规的平台,没有流动性错配的,资产跟资金直接匹配,顶多有时候客户需要债转,转不出去,这是体验问题。微观都是体验问题,除非流动性错配。
宏观不好说,可能有宏观风险,因为整个市场的资金少了,说明底层穿透的资产可以拿到的资金少了。如果这个问题持续的话,市场的风险就会异化,有一些产品可以抵御流动性风险,有些产品接受不了。
如果底层是一些短的资产,或者资产设计是一次性还本付息的资产,客户的还款很多是整个市场的流动性贷款在补充的,市场资金变少会直接影响到这种的补充。
但如果底层资产是等额本息的,时间相对长一点,借款人的还款是自然流动性资金,而不是来自于市场上的其他流动性,负面影响会小一点。
所以流动性问题还是要分情况来说,微观就是体验,宏观则对各类资产有不同的风险影响。
提问:目前积木盒子债转市场的规模有多大?受到的影响大吗?
董骏:规模很大,高的时候快到千万,低的时候也有几百万,占到单日交易量的10%到20%之间,不过在总盘子里面的比例不到1%。所以相对来说还比较可控。
其实P2P是一个完美的“债券市场”。虽然每一家小环境不同,但债转的人多了,转出的价格就会开始便宜,只要确认资产和平台是可信的,到一定的时点买家会进来。
不过,积木盒子平台是不允许溢价转让的,只能平价或者折价出让。以前大部分时间是平价进、平价出,很快就被卖掉。现在开始有一定的折价,甚至最高折价折到1%,但是对于两三年的债权,即使折到1%,年化的角度来看其实差价并不大。
债转核心是平台不能承诺流动性,债权转让只是允许客户到某个点去转让,但是转不转的出去要看市场情况。
提问:积木盒子是行业里较少数推出自担风险业务的平台,这块业务发展的怎么样,坏账情况如何?
董骏:自担风险业务是最纯粹的P2P的模式,相当于让客户自己投资,自己选择,自己去承担风险。
这块业务从去年10月份推出至今,到现在快一年时间。目前交易量不多,在贷余额大概3500万左右,最新的逾期率在1.16%。
这个产品,最终是客户自己承担坏帐,不存在要求刚兑的情况。
原因是两方面:一方面,我们在产品上做了超详细的风险披露;另一方面,我们充分地对投资人进行教育。一般的投资人是不能投这个产品,如果要投必须要打电话进来,要回答我们的问卷,确认他认可这样的风险。
再加上,我们在系统设计上对客户投这类产品做强制分散管理,比如每一单你不能够投出超过500块钱。
提问:投资人真的会心甘情愿自担风险?在当前的环境下还是挺不可思议。
董骏:投资这类产品的,真的就是那些发烧友,他自己愿意来尝试一下。
因此,我们的这块业务虽然量不大,但是相对独立,不会被现在这个市场环境所影响。因为完全是一些很理性的投资人在参与。
但是有些平台,虽然设计的是一个自担风险的产品,但是卖给了所有的投资人。这样有些投资人会认为那是一个刚兑的产品,他们看中的是高利息,如果违约了还是会找你。我认为这是在前端没有做好足够的工作。
我们一开始也担心,万一客户要求刚兑怎么办?所以我们特别谨慎,要保证客户真的觉得我们不承担这个风险,不然我们绝无可能让他去投。
提问:最近行业动荡,很多人归咎于监管部门拖延备案。在我看来,当下的监管有点“监而不管”、“围而不剿”的意思。你怎么看?
董骏:我对整体的监管环境还是偏乐观的。你提到的“监而不管”,我觉得是对的做法。
网贷监管细则已经出台两年了。互联网是一个自约束的市场,用户群体都在看,平台如果有不合规的地方,或者和细则不一样的地方,自然会被淘汰。只不过这种自然淘汰开始进入了相对白热化的阶段。
如果监管过早地做备案,反而会让这个市场产生一些套利的空间;或者监管做了这个备案,接着出了一些风险,反而影响到行业的健康性。现在监管利用这样一个空间和时间,让行业可以自动地净化,到最后剩下来的平台再去给备案,是更加稳妥的做法。
无论从监管的角度还是从备案的匹配性,目前的局面有其合理性。
在宏观上, P2P整个市场很长时间都没有太多的增长,平台不断在减少,宏观风险不断降低。现在虽然这儿爆一个,那儿爆一个,但是对整个宏观经济的影响已经很小很小。
从监管的角度是风险可控,再怎样又不是次贷危机。P2P危机对中国经济是没影响的。
我觉得,监管让行业在快速跑起来之前,先把“体能”调整健康,是很对的。如果在行业不是很健康的时候就备案,支持让他跑的很快,实际上风险很大。
中国的中小企业尤其小微企业的信贷需求,那是一个百万亿级别的市场。现在P2P不过1万亿以内,这时候把风险控制住,把优劣程度控制住,之后再备案,去服务更大的市场。
提问:你们的存量资产中还有大额企业信贷吗?目前的重心在哪里?
董骏:大概去年年底就已经消耗完了。实话实说这块业务最终应该是亏了。
过去几年,做大额企业资产是很难赚钱的。这个确实不是P2P公司应该做的业务。借大额贷款的企业,可以承担很高的交易成本,属于银行服务的范围,银行为什么不做?肯定因为风险更大。P2P做了,就是承担了相应的风险。
这一块我们退的很早,因为很早就经历了河北融投的危机,之后基本上我们这块业务全部停掉了,只不过后来在慢慢消化。
现在我们专注于做小额分散的业务,尤其是面向小微的经营类贷款,百分百自营。
提问:这几年最火的是消费金融,你为什么更看好经营类贷款?
董骏:过去这些年,我一直在做资产管理,从美国到中国,基本上所有资产都做过。整体来说,我相对比较认可零售资产。
金融创新要避开政策型的大企业,因为如果不是对一个行业深度的了解的话,其实是很难做的。比如能源行业、房地产行业、大国企风险特征完全不一样,从创业者的角度,很难去把握。
从金融的角度,如果你是纯粹的金融服务机构,零售金融资产的空间特别大,而且风险概率也比较稳定,是比较好的切入点。
零售金融资产里分为很多类,如果从教科书级别来划分,可以分成带抵押和不带抵押的,带抵押的就是车和房,无抵押的就是纯信用的。
我肯定更认可无抵押的。因为车和房这类资产是传统金融机构的菜,对于金融创业公司来说不是那么容易做。
在无抵押里进一步细分,一类是借钱做生意的,他叫做经营类贷款,另一类叫做消费类贷款。
这两类资产,说实话要看市场不同的阶段。在今天中国的市场上,其实我更看好经营类贷款。为什么呢?因为消费信贷太多人在做,虽然这是一个大的市场,今天还有很大很大的机会,但这一块资本和公司都扎堆,做的人特别特别多,线上的消费信贷更是千团大战。
相形之下,经营类贷款做的人不多。因为,业务看起来没有那么性感,因为大家都在说消费升级,没有人说商业升级,但是商业升级跟消费升级也是有着强相关联的。
在这个时点上,在今天这个市场上,我更看好经营类贷款。
提问:既然不做大标,那就是小微贷款,这是你们的未来的核心业务吗?
董骏:我们就是要做小微。
传统金融机构做小微企业做的比较不顺,出了很多风险,之后他们基本属于全军撤退的状态,所以留出了一片蓝海。
但做经营性的信贷资产肯定不能急,你要慢慢打造这方面的能力,要积累数据,积累获客体系,积累风控能力、建模能力,慢慢成长。
我们希望未来五年在这块有长足的发展。五年以后,我相信这个市场上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是很有价值的,这是我们为什么长足布局积木时代的原因。
积木时代做的都是真正的小微经营类资产,平均贷款只有8万块钱,借款人就是街上这些卖小吃的、卖早点的,还有些地方产业扎堆的地方,诸如卖小五金、卖轴承的这类小商户。
在风控上,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前期运营成本较高,需要不断提高效率。
提问:感觉做线下挺难的,投入大,周期长,为什么还是要选择这条路?
董骏:非常难,但创业就是需要找非常难做的,否则你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呢?
这里有很多可以改造的,诸如前端获客怎么做的更有效,大数据风控如何帮助前端筛选客户,很多细节都可以钻研。这个细节本身是很难一下子超越的,所以只要你不断钻研,你的壁垒会越来越高。
这是很难、但是很核心的竞争力,而且是有很大市场的一个地方。
提问:线下的最大问题是人的问题,这方面有过太多负面案例,坑坑洼洼很多,你们怎么去控制人的风险呢?
董骏:我觉得你愿意在人的上面深度投入,也是这个领域最大的壁垒之一。
你怎么样可以把团队“管理好”与团队“合作好”,而不是跟他们“博弈好”,这是很大的区别。培养一个有很强的风险意识和企业归属感的团队是很难的。
很快去建立一个销售团队并不难,因此很多公司用建立销售团队的模式去培养信贷团队,但这两者之间蕴含的风险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这个过程中,一定是只能慢慢地成长,一点点地完善人才培养方面的细节,而且你培养人一定要有耐心。早期小团队的时候,成长必然是慢的,但是一旦有着很强风险管理意识和企业归属感的员工,长到几百个甚至上千个的时候,他们的复制能力才会显现出来。
前面我提到的是技术问题,现在说的是人的问题,人的壁垒更高,价值也非常高。
这就是积木时代在做的方向,我们希望做小微信贷领域的“海底捞”。
提问:从长期来看,P2P平台核心能力是什么?真正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又是怎样的?
董骏:核心能力要分内部和外部。在内部,一个是资产管理能力,一个是交易撮合的能力。
交易撮合能力和资产管理能力需要用很强的技术去解决。本身我们服务小微企业,无论是出借人、借款人都那么小,怎么服务好,需要很强的技术能力,否则账都算不过来。这是我们跟传统金融机构很重要的区别。
基于我们的技术能力,我们既把风险资产管好,又可以把出借人的资金对接到资产这件事对接好,这是两个内部可以自我打造的能力。
在外部,核心能力是品牌,这要看你进入市场的时机。现在盈亏平衡的平台都已经到了相当的交易规模,如果现在再来打造一个比较大的体量是很难的。P2P行业在2013年、2014年时候存在流量红利,那时候拿到了融资,获得了客户,品牌很快就起来了。
但现在从零打造这么一个品牌不太现实,起码现在不是好的时间窗口,所以外部相对不可控的就是品牌,我觉得这是P2P公司的核心能力。
盈利点很清楚。因为我们做的是信贷业务,信贷业务的盈利点是信贷资产的成本减掉风险,减掉运营,最后剩下来的就是利润。只要边际毛利是正的,到了一定的规模,自然就会盈利,而且盈利规模可能还不小。
不管是信贷机构还是信息中介,不管风险溢价在表内还是表外,核心是一样的。但是P2P公司最重要的优势不是风险溢价,而是运营成本,好的P2P公司比金融机构更有效,因为它以技术为主,所以这块省下来的钱会增加最终的利润。
提问:你觉得国内消费类贷款的风险现在大吗?还是说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董骏:整体可控,因为市场远远没有到饱和的地步。从结构性来说,短期有一些扎堆,比如说一些场景和一些垂直领域,很多公司都在里头做。诸如很多人在扎堆做手机分期,这块的消费信贷泡沫会大一点。
至于超短期现金贷,也就是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 风险是很大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市场不够大,共债的风险很严重。
payday loan在美国就是次贷产品。消费信贷是有消费场景的,payday loan客户一般没有消费场景,都是工资收入不稳定、用钱很急、金额很少的这些客户,就是次级客户,基本上也不是原来银行的客户。
这个群体其实在中国没有那么多,就只有几百万人,几百万人市场挤进去上千家公司做。严格意义上来说,虽然它是大的消费信贷范畴里头的一块,但是占比非常少。
提问:你们马上五周年了。总结一下,积木在过去五年做对了什么,有什么遗憾?未来五年,希望做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董骏:方向选对了,这是唯一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绝对是对的事。如果说失误,其实太多了,每天都有。但有时候就是一美遮百丑,方向选对了,你能够增长,其他地方都可以容忍。
从战略上面,我们有的时候过于急切地发展,早期就出现过一些错误的选择,比如业务的横向试错,前几年我们过于频繁地去试错,现在看起来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一直强调小微金融的市场太大,你找到了方向就不应该整天去其他的方向再去试,在一个方向上打透了就足够的好。
如果再来五年,我们积木体系在业务上会比今天更加聚焦。希望在五年之后,可以在市场上留下一个很明确的“积木”品牌,某种程度上能够忽略我们的业务。
我们不断在做的一件事就是降低平台所撮合资产的融资成本,争取真正做到普惠金融,只有这样才可以有沉淀的、持续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