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托管服务领航者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从支付宝风波到淘宝分拆:阿里巴巴上市棋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发布日期: 2011-06-25

  无论是拆分上市,还是将VIE拖入泥潭,为了破解僵持下的支付宝股权重组谈判,眼下的阿里巴巴集团无所不用其极

  记者 徐英

  支付宝风波未平,阿里巴巴集团又再成焦点。

  6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旗下淘宝网自次日起将分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沿袭原C2C业务的淘宝网、平台型B2C电子商务服务商淘宝商城、一站式购物搜索引擎一淘网。

  “三家公司将和阿里巴巴B2B一起完成对不同客户的服务。”阿里巴巴集团如是解释,“未来不排除集团整体上市的可能。”

  在给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马云如是描述上市可能性的动因:淘宝分拆将使客户、员工和股东收益最大化,“希望未来能让所有一直相信和支持我们的股东们分享集团的整体利益。”

  这被业界视为马云“安抚”雅虎和软银的“甜枣”。

  在马云将支付宝股权转移至内资,招致阿里巴巴集团其他两大股东不满后,三方展开谈判,商议补偿一事。(详见《财经国家周刊》6月13日《支付宝游戏规则》一文)

  “到底是阿里巴巴整体上市,还是淘宝上市,这要视乎阿里巴巴就支付宝股权重组一事与雅虎、软银谈判的结果如何。”一位接近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的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这位人士透露,马云在此时拆分淘宝,释放上市信息,是内外多重压力所致:一是为了安抚大股东,缓解谈判时受到的来自雅虎和软银的压力;另一方面则为了安抚员工——大量持有淘宝期权的员工在坚持了8年之后,套现心情急迫。

  他透露说,这些压力都迫使马云选择上市,“可能是港股”。

  多重压力

  一直以来,淘宝对上市的渴求从未休止。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阿里巴巴集团了解到,笃信风水的马云将淘宝安排在位于华星路99号的创业大厦里,在座位已经容纳不下现时的淘宝员工规模时,马云宁愿淘宝网分置几处,而不是另行安排统一办公地点——原因是阿里巴巴B2B公司当年就是从这里起家,直至走向香港资本市场。

  这一些细节或将是阿里巴巴上市的前奏。但究竟是阿里巴巴集团整体上市抑或是某一个具体的业务板块上市,还不得而知。而一分为三之下,或许马云仍留有后手。

  博客中国方兴东分析认为,常有假货风波的C2C淘宝网上市艰难,“C2C总是有很多问题,很容易遇到瓶颈。与此不同,专注B2C的淘宝商城有很好的可控性,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淘宝商城的成长性非常不错,随着市场竞争加剧,需要更多资金来发力。”

  易观国际认为,淘宝商城的独立是最为水到渠成的业务分拆。从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网上零售市场的趋势已经由C2C驱动向B2C驱动转变。未来阿里要举全局之力,将淘宝商城打造成能服务全网的开放平台,前提必须是淘宝商城的独立化运作,让优质的商城资源从阿里系中突围而出。

  “除了业务上的需要,淘宝商城上市还有利于兑现对阿里巴巴员工的期许。”上述接近阿里巴巴高层的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一些手中握有淘宝期权的管理层需要上市来套现。

  但这些并非上市目的的全部——阿里巴巴打造“物流平台”的计划,正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2010年,淘宝网对外首推“平台化物流计划”,这是阿里巴巴集团基于“大淘宝”战略上的布局——淘宝网联合国内外的仓储、快递、软件等物流企业组成服务联盟,提供一站式的电子商务物流配送外包服务,解决商家货物配备(集货、加工、分货、拣送、配货以及包装)和递送难题的物流信息平台。

  2011年1月,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物流战略,进一步强化以物流宝为核心的物流信息管理系统。阿里巴巴同时宣布,将从集团层面主导,投入100亿元资金进行全国性仓储网络平台的建设。

  在2011年5月11日的“淘宝媒体日”上,尚在淘宝网CEO职位上的陆兆禧表示,淘宝平台化的物流绝对是个创新,“这个世界还没有人去做平台化的物流。只有淘宝现在在干这个事情,我们还在摸索,但是干得并不是很好,因为非常复杂。我觉得今年会有一些大的促进。”

  而上述人士认为,尽管阿里巴巴对外宣扬“不差钱”,但实施一个没有人做过平台性物流平台的计划,对阿里巴巴而言,意味着更多的资金需求。

  上市驱动谈判

  阿里巴巴放出拆分或将整体上市的消息,在时间节点上耐人寻味。

  在6月14日的媒体见面会上,马云称,“支付宝申请牌照的那段时间对于我而言,是大限;而现在,是雅虎和软银的大限,他们有股东的压力”。

  雅虎迫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股东的压力,此时表现出缄默;而软银孙正义的态度更是坚决,这些都有可能抬高二者的叫价。

  马云在回应《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提问时称,要想向雅虎回购阿里巴巴集团股权,“人家卖,我们买不买得起还是个事情”。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阿里巴巴集团获悉,此前,阿里巴巴集团与雅虎就股权回购一事进行了两次谈判,但临门一脚时都被雅虎自己否掉了。而雅虎倾向于“以阿里巴巴集团上市之后按照市场价格退出”——更符合雅虎利益的方式进行。

  这或许更加符合马云在支付宝股权还未解决之际,放言“未来不排除集团整体上市”的真实动因。

  更有业内人士判断,启动上市的说法,很有可能是马云与雅虎一揽子谈判协议的组成部分,即马云最终“以上市换取控制权”。

  “如果在与雅虎、软银的谈判中,三方无法达成协议,集团整体上市的可能性就不存在。”有业内人士说。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管理层人士处了解到,“未来不排除集团整体上市”,这句话里还隐藏着一层含义,也有可能是拆分后的淘宝商城单独上市。“要视乎马云与雅虎、软银谈判结果而定。”

  VIE僵局

  然而,在中国概念股集体受挫的大环境下,阿里巴巴要很快上市,时机并不合适。

  与马云拥有共同投资人软银的陈一舟,则对媒体公开发表言论表示,目前中国概念股集体被唱衰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支付宝风波。“这导致海外投资人对于通过协议控制公司的合同稳定性产生质疑。”

  在马云指责VIE(协议控制)模式不合乎中国法律制度之后,美股市场的中国概念股集体下挫2个百分点。

  有消息称,央行在支付宝事件之后,已经致电多家支付企业,问询当时申报材料中的申明函是否属实——公司是否存在外资直接控制或协议控制。

  支付宝事件爆发后,投资界开始流行一句调侃:“VIE就象底裤,人应当有,但不能逢人就亮出来说明你有。更不能因为有人裸奔,就说威胁到全体穿底裤的权利。”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则在自己的微博中指出,“众多投资人更担心的是未来投资中国互联网的风险。”

  “本来是一个公司内部的股东纠纷问题,被上升到了国家利益层面,把全国的VC都拉下了水。有些人利益受损,自然不会废掉VIE,马云谈判筹码却增加了。”清科投资人雷中辉表示。

  易观资本有限公司王冉也撰文指出,马云“为了说明自己的正确”,把中国数以百计的采用VIE结构的企业推到风口浪尖,让本来已经被报表造假等问题和对冲基金搞得风雨飘摇的中国概念,在国际资本市场上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