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托管服务领航者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淘宝商城僵局迎转机 双方均现让步迹象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日期: 2011-10-17

  徐洁云

  各方“劝架”,淘宝商城“被围攻”事件出现言和转机。

  昨天,“暴动者”再度暂停了大规模攻击的策动。一些小商户则告诉本报记者,无意前往其他电商平台。

  昨天晚间,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淘宝商城也将改变其绝对强硬态度,对招商形式有所调整。

  一些业内人士则对本报记者分析,坚称“决不妥协”的淘宝可能推出一些“定向宽松”的举措,但力推新规的整体思路不会转向。

  阿里巴巴旗下业务每次转型都伴随着争议和阵痛。

  既不缺钱也不缺用户的马云(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为何给人以“缺利润”之感?如果将此次淘宝强势调价放置在新一轮行业变革的背景下观察,不难窥视到这个电商巨头所面临的转型压力。

  小商户松动

  淘宝商城15日下午再次发布公告,对近日备受争议的2012年收费规则作出详细解释。而组织本次行动的YY语音聊天群里仍有数万网民聚集,称等待淘宝给出解决办法。

  攻击大商家的行动曾一度停止,但一些愤怒的小商家随后认为淘宝仍持强硬态度,再度开始攻击。

  被攻击次数最多的大商户韩都衣舍一度被迫关店歇业超过一小时,其公告显示,被攻击时一名客服最多要同时面对2000多个问询。

  面膜类大商户御泥坊创始人戴跃峰则告诉本报记者,尽管承受着攻击和各种骚扰,他们的客服人员仍一直坚持服务。

  另据估计,一些店铺每日损失可能在50万元左右,一周下来数十个大卖家的损失可能高达数千万元。

  然而,部委释放的信号已经开始催生微妙的变化。

  15日晚,商务部网站刊发“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负责人就淘宝商城新规事件接受媒体采访”的文章,该负责人说,商务部已要求有关方面从稳定物价和支持小微企业的高度妥善处理并及时报告情况。

  该负责人表示,希望淘宝商城充分听取各方意见,采取积极行动回应相关商户特别是中小商户的合理要求。他同时强调,相关企业和个人必须循合法途径表达诉求。

  昨天,“暴动者”再度暂停了大规模攻击的策动。

  当天凌晨,反淘宝联盟组织者称,现在也不用说做出什么措施,因为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在调查了,现在就等淘宝给一个回应。

  事实上,尽管“强硬派”依然在喊话,YY群里已经出现了分歧。

  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大多数小商户则表示,如果实在无法留在商城,将回到淘宝C2C集市,但不会考虑前往其他电商平台。

  淘宝的台阶

  上述淘宝商城公告称,淘宝已经从两个半月之前针对新规定开始与卖家沟通,通过多种途径听取卖家的想法建议。

  昨日,两名淘宝商城卖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他们是突然收到淘宝商城要求执行的新规,此前并没有人与他们有过商议。

  “到今天为止,我们并未接到任何来自围攻群的组织者发来的要求对话或者交流的讯息,他们也从来没有和我们有过任何正式接触。”淘宝方面在公告中称,仍将坚持新规定不会让步。

  然而,淘宝的决策已传将变。

  昨晚,电商业“深喉人士”龚文祥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接到线报,“淘宝商城是针对2万个商城店有特殊的妥协政策,变相妥协但有一定条件约束。”

  派代网分析师李成东认为,淘宝商场可能的调整是调低服务费返还标准,或是将新规执行时间延后,给出更多的缓冲时间,但新规调控思路不会转向。

  一位大型独立B2C网站高层对本报记者分析,淘宝商城提升门槛之举动机可以理解,但操之过急。

  事实上,很多商户难以离开大淘宝生态。因为他们已经积累了不少客户资源和信用记录,前期推广也已有不小投入,现在离开则意味着一切从头开始,况且淘宝目前仍占据着中国网购市场绝大多数流量资源。

  业内分析认为,抗议者的暴力活动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如果通过暴力行为达到目的,只会成为一个糟糕的先例。”

  马云缺利润?

  抗议来自新规。

  淘宝商城10日发布《2012年招商续签及规则调整公告》表示,2012年向商家收取的年费将从现行的每年6000元调整到3万元或6万元两档,此外,商家作为服务信誉押金的消费者保证金将从现行的1万元,调整到1万元至15万元不等。

  部分小商户质疑,淘宝商城的目的在于增加营收

  目前,淘宝商城涉及的常规商家费用主要有三类,除了上述项之外还有交易抽成费率。

  淘宝商城此次新规并未调整5%的交易抽成费率,而保证金则冻结在商户的支付宝账户里,淘宝商城并不能动用。

  若商户的交易额达到要求,服务费也将部分或全额返还。

  以服装行业为例,商家年营业额超过60万元就可返还一半,超过120万元则全额返还,后者折算到每天销售额为3000多元。

  新规是否能直接给淘宝商城带来营收的明显增加仍待观察。

  多名B2C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样举措的主要目的仍是提升门槛,将更多资源提供给具有规模优势的大卖家。

  但有相关人士表示,从长远看,资源向大卖家集中将提升淘宝商城的营收,毕竟在同等流量、推广资源投入下,大卖家的产出水平显然较高,“不过这显然是长期效应,而非通过提高的服务费本身来实现。”

  “这将是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里程碑。”乐淘副总裁陈虎对本报记者表示,显示出B2C领域由此将跨入成熟大时代。

  他认为,淘宝商城此番如此急切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为淘宝商城近年内IPO准备,二是B2C行业竞争节奏逼迫所致。考虑到马云不久前曾表示未来阿里集团不排除整体上市,以及上月阿里巴巴再度开启集团员工股变现窗口,显示整体上市仍无时间表,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更大。

  艾瑞的数字显示,去年淘宝商城交易额300亿元居于首位,次席的京东为102亿元。今年淘宝商城交易额预计1000亿元。

  不过,相比在C2C领域独步江湖的孤绝,在B2C领域淘宝商城却处于众多挑战者环伺的境地。

  “淘宝商城需要将淘宝此前多年积攒的优势变现。”陈虎说,国外eBay与亚马逊的竞争也已显示,B2C才是电子商务市场主流,且实施免费政策放水养鱼、鱼龙混杂的C2C难以成为大淘宝利润贡献主力,故阿里巴巴必须强化B2C商城的正品保障和服务水平才能保持其行业领先地位,并为日后成为IPO主力资产而准备。这就不难理解其提升门槛,强调B2C规模纯粹性之急切。